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极品女婿(萧阳孔湘) > 小说正文 第462章 身份
    虽然心里很疑惑,但孔文波还是先向孔勃源、孔老太躬身问好。

    “文波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孔勃源脸上泛起一丝疼惜,示意他坐下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的脸色怪异,孔文波心里暗暗揪起,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“文波,你是个好孩子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孔勃源疼爱的望着他,声音幽幽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孔文波一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父亲怎么突然说起这个?

    他更加摸不着头脑,好像不是女儿被欺负,那为什么会哭着离开?

    微微顿了顿,孔勃源心里暗暗一叹。

    “文波,你的身世,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孔文波眼睛骤然一缩,露出一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父亲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爸,你说什么,我不知道啊~”他干笑不已,连忙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孔勃源的脸色泛起一抹慈爱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文波,你很聪明,说不知道,恐怕是假的吧,你是我领养来的~”孔文波眼帘低垂,突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早就猜到了这一点,最近已经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他懂事的早,隐约记得一些小时后的事,好像他的父母不是眼前的这样。

    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,但结合孔老太对他的态度,和偶尔一些闲言碎语,他早就自己证实了。

    他,不是孔家的孩子!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这件事,对谁也没提起过。

    甚至他变得更加懂事,更加低调,不惜把自己变成一个窝囊废。

    无论是不是他的亲生父母,但孔勃源和孔老太养育他这么久,就是他的亲生父母!他不希望这件事被揭开,就像不想揭开衣服,露出下面的伤疤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这个伤疤却被父亲亲自揭开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惶恐,目光有些躲闪,很怕看到兄弟姐妹眼里的嘲讽和疏远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沉默,孔勃源如何还能不知道,儿子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孔文波是几兄弟里面最聪明的一个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藏拙,才显得平庸,甚至窝囊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能猜到,这些年~委屈你了……”孔文波脸色伤感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感谢你们养育了我,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,我并没有什么委屈……”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脸上带着坚毅。

    他能这样想,孔勃源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孔老太心里自责,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悔恨不跌。

    她向孔文波道歉,孔文波并没有接受。

    他说孩子不会记恨父母,因为父母无论做什么,都不会错。

    这些话让孔老太感动不已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孔文波心里满意,不由颔首。

    虽然是抱养来的,但孔文波能这么孝顺,还是让他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文波,你是个好孩子,既然说开了,那我告诉你真相吧……”他娓娓道来,就把孔文波的身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年,孔家还只是一个普通家族,非常渺小。

    国家处于南北战争时期,孔勃源应征入伍,隶属于北方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部队,作为先遣队,奉命跨过大河。

    他们作战很勇猛,将南方部队杀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南方很多有钱人家,纷纷逃离。

    战火纷飞中,他们也都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南方不少的无辜百姓,也被他们杀掉。

    当他们冲入一个很富贵的院落后,在一间房里,孔勃源听到了声音。

    看到是一个木制衣柜,他以为有人藏在衣柜里。

    拉上枪栓,他差点一梭子打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孩子的啼哭突然从衣柜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一颤,心中的血气一下子被软化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有了老大孔金波和女儿孔秀丽。

    他的心被软化,小心翼翼打开了衣柜。

    好像是老到这里,孔勃源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已经听清楚了,孔勃源嘴里的孩子,其实就是孔文波。

    孔文波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要没有父亲的保护,他早就死了,根本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缘分啊,咱父子俩有缘……”“嗯,我们有缘,我就该是您的儿子!”

    孔文波咬着嘴唇,重重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大厅里气氛很低沉,极为静谧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孔金波几个互相对视了一眼,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事情原来是这样?

    难怪母亲一直很不喜欢老二,原来还有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既然老二是父亲就下来的,那么孔湘现在夺取孔家资产,不是白眼狼又是什么?

    恩将仇报啊!真是恩将仇报啊,父亲当年救了她爸,她就这样回报?

    “文波,我告诉你,你就是我儿子!以后你该表现就表现,别再藏拙了,我知道你聪明!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~”孔文波含着眼泪,颔首答应。

    此生此世,能有这样的父亲,他还有什么可遗憾的?

    看不见处,他眼里露出一抹坚定,好像决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当年那个宅院,你还记得是谁家的吗?”

    谁家的?

    孔勃源一愣,深深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姓吕,听说南方有名的豪族,但院子并不大,好像只是一个分支。”

    孔文波眼睛微微一缩,眼里露出一抹怪异光泽。

    ……萧杨悄无声息,溜出了孔家。

    岳父的身份他已经知道了,也没兴趣再呆下去。

    岳父果真是一个聪明人!知道自己并非孔家亲生后,这么多年一直没表现出来,反而刻意装低调。

    这种心胸,一般人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只是,岳父既然如此聪明,那最近为什么会反常呢?

    因为在外面胡来么?

    以他的聪明,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吗?

    还是说,另有隐情?

    心里疑惑不解,他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顺着妻子孔湘留下的气息,他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妻子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,谁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来到一个公园,远远看到了妻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