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甜妻还小,总裁需娇宠 > 小说正文 第908章 吃掉离婚协议
    听到秦凌予的话,冯青青与冯德港均倒退一步,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居然变成这样!陆司寒不是已经死掉,不是死在那场爆炸中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还会出现,难道所有一切都是陆司寒的套路?

    冯德港想到这层,感觉背后冷汗不断冒出。

    或许陆司寒就是想要利用这次出事,判断出来身边究竟有谁对他持有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陆司寒这个行为真的过于冒险,但是不得不说,一旦成功,所有牛鬼神蛇都能知道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,冯德港还能以秦凌予爷爷自居,这样说不定陆司寒可以看在秦凌予面上,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偏偏冯青青这个蠢货,已经签下离婚协议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时间,冯德港想到很多后果,最后一把握住秦凌予的手。

    “凌予,其实这次青青实在担心出事,所以用用离婚要挟你的,就在刚刚青青还说非常后悔和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青青,对吗?”

    冯德港转头,一双浑浊的眸,看着冯青青。

    冯青青多么机灵的人儿,爷爷这样一说,立刻明白过来,目前能救冯家的只有秦凌予,必须抱紧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没错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现在老公已经平安回来,那份离婚协议不算数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拿我开什么玩笑,签名都已经签下,难道还能当做不存在?”

    秦凌予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冯青青听到秦凌予这样说,心一横,直接就拿起离婚协议,唰唰唰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,停下来!”

    秦凌予激动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,秦凌予,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掉我!”

    冯青青说完,似乎是在担心秦凌予将离婚协议重新拼凑,所以直接抓起碎片塞进嘴里吃进去。

    “脑子有病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将他们先抓紧拘留所,暂时,暂时不用审问。”

    秦凌予嫌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警员应下以后,立刻带着冯青青,冯德港离开。

    琉璃别院里面,南初心情不安,双手环胸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就在半个小时前,外面传来直升飞机声音,南初急急忙忙往外看去,发现战材昱与慕阮枫乘坐直升飞机离开。

    南初不知道他们想去哪里,甚至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要对陆司寒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南初被关在房间里面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,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断在心中为陆司寒祷告。

    双手合十,南初几乎是将所有想到的菩萨,神佛名字通通报个遍。

    一番祷告结束,突然房间里面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南初有些害怕黑暗,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没有安全感的环境里面。

    南初连忙起身,跑到电灯开关处反复按,依旧没用。

    看来已经停电,或者说是有人故意为之,就在南初不断脑补恐怖故事时候,听到客房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音,紧接着还有钥匙开锁声音。

    权离亭,易醒醒,戴礼都在医院接受治疗,这个时候根本没人可以来到琉璃别院救自己。

    南初第一个想法,就是门后面的一定是坏人。

    “咔擦。”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从外面进来一抹欣长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,是谁?”

    南初说话带着一股颤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送你上路的,战三少爷交代过,不能继续将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门口出现一道低沉男声,哑哑的,听着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!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听错战材昱意思,明明我的身上还有很多秘密!”

    “战材昱一直都想知道徐希希的下落,让战材昱过来,让他过来,我们再谈谈!”

    南初不住往后退,退的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“战三少爷,自有办法可以找到徐希希,而你没有半点利用价值,临死前有什么想说的,快点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陆司寒,陆司寒怎么还不过来!”

    南初说着说着掉起眼泪,说话染上哭音。

    黑暗中,男人看到南初这个反应,有些慌张,想要过来查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“死在你们手上这件事情,虽然早就想到,但是真的来临还是没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未来,要是未来你能见到陆储,记得告诉陆储,妈妈爱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如果可以见到陆司寒,和他说句——”“说句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说什么,说了只会让他更加难过。”

    南初说完还要吸吸鼻子,看上去非常委屈。

    紧接着南初感觉有只手摸在她的头发上面。

    “知道会难过,干嘛还要一声不响,直接就从滨城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这段时间,让我多么担心?”

    听着熟悉语调,南初立刻反应过来,眼前分明就是陆司寒,这个家伙居然敢吓自己!南初‘咻’的一下起身,面对足足高出自己一个头多的陆司寒,气愤的扁唇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可以拿来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刚才让我多害怕?”

    南初气愤的说,想到刚刚被吓哭真是有点丢脸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晚来一点,如果战材昱心狠些,将你杀掉再逃,我们还能见面?”

    陆司寒说起这件事情,就是觉得来气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疯人院的事,忙着账本的事,几乎是连轴转,根本没有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抵达琉璃别院,再次看到南初,陆司寒觉得还是非常生气,想要狠狠教训南初一顿。

    知道陆司寒是在关心自己,南初伸手环抱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这次汇合真的太不容易,几次就差一点,南初等不到陆司寒回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将这样珍贵时间放在吵架上面,真是浪费。

    感觉到怀中姑娘不安,陆司寒原本火气渐渐下降。

    南初是被战材昱胁迫的,和她生什么气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南初留在琉璃别院一定非常不容易,而他应该做的是安慰。

    “现在一切已经安全,放心。”

    南初没有说话,只是低低在他怀里哭泣。

    哭泣声中,包含刚刚收到惊吓,包含前段时间受到要挟时的委屈。

    等到现在,重新看到陆司寒,南初感觉心中的弦,放松下来,居然在陆司寒怀里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的确整整三天时间,南初应该一直都没睡好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