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隋唐君子演义 > 小说正文 第588章 宇文承基,就由孔卿你负责押往漠北(更新求订阅求投票)

小说正文 第588章 宇文承基,就由孔卿你负责押往漠北(更新求订阅求投票)

    第588章

    窦建德的脸色不禁微微一沉,张须陀,人的影,树的名,在山东河北诸地,提及张须陀,可以这么说。

    没有被张须陀打败过的豪强,都不够资格说自己兴兵起义是老资格。

    为嘛,因为这货实在是太能打了,可以说,整个山东河北之地的诸雄。

    几乎都吃过张须陀的苦头,这位大隋名将的确牛逼。

    他麾下那数万骄兵悍将更是能征善战,在战场上作战之时,皆是悍不畏死之辈。

    徐圆朗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窦建德还和几位夏国大佬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而且镇抚军更有像万钧霹雳车这等攻伐利器,摧城毁寨,简直无往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之前瓦岗寨军中的数员大将,皆已投至其麾下,不论是单氏兄弟,又或者是王君廓,皆有万夫不挡之勇。”

    “臣之前盘据在黄河南岸一带,麾下的精锐,也算是能征善战,可是遇上了徐世绩所统帅的镇抚军,可谓是连战连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了这,徐圆朗眼眶都差点红了,自己咋就那么命苦呢?一开始自己干大事,结果吧,干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见瓦岗寨玩得很嗨皮,一票老哥们也跟着瓦岗寨去嗨皮去了,自然,同样是山东好汉的徐圆朗自然是不甘人后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伙一起窜了去,结果自己刚窜了过去,瓦岗寨原老大翟让被新老大李密给剁了。

    徐圆朗有点懵逼,说好的同甘苦共同富,怎么一转眼捅起了自己人?

    于是,瑟瑟发抖的徐圆朗只能摸着鼻子低调苟起,准备先看看势头如何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?李密这位大佬杀起自己人倒是干脆利落,可是跟杨谦掐架,简直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似的,每战必败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一次,杨谦兵分两路,一路击败李密本事,另外一路则直接拿万钧霹雳车砸回洛仓城。

    吓得不少的瓦岗寨兵马居然临阵而逃,之后听闻就连单氏兄弟也率军投奔了洛口仓城的镇抚军。

    徐圆朗已然意识到了李密已然不值得自己继续给他卖命,于是也领着自己的人马离开了回洛仓城。

    回到了老根据地继续作威作福,并自称鲁王,可结果,镇抚军一来,徐圆朗数次接战,皆尽败北。

    麾下数万精锐,打得只剩下寥寥数千,无奈之下,只能渡河而投窦建德。

    本以为投到了窦建德麾下,好歹能够安享太平。结果,这才享受了没两三个月的太平。

    镇抚军居然开始锐意北伐而来,这让徐圆朗在内心不禁暗暗后悔,早知如此,倒还不如当初与单氏兄弟一般,直接去投奔杨谦。

    如今单氏兄弟还有王君廊皆在镇抚军中为将,颇受重用,而自己呢?逃到了窦建德这里之后,兵都被分走了,做了一位空筒子的郡公。

    #####

    窦建德身为夏国之主,自然很清楚自己麾下虽然号称五十万大军,可实际上,能战之兵,不过也就二十万之数。

    可是,真正的精锐,怕也就只有他起家的老底子六七万,而若是对面的镇抚军拥有昔日大魔王张须陀军队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窦建德实在是心有揣揣,毕竟他当初追随的大佬高士达也同样被张须陀差点打出脑浆,最后被另外一位隋朝悍将杨义臣给剁了。

    窦建德自打那之后,就一直小心翼翼苟发育,最终才得以有今日的势力。

    现如今,面对着仍旧算得忠诚于朝庭的唐王杨谦的镇抚军,窦建德的心其实还是有些犯虚。

    特别是听了徐圆朗之言后,窦建德越发心里边没底,目光扫过那几位留下来的心腹大臣。

    “诸位卿家,听了徐卿之言,何有何策,以解当前僵局?”

    “大王,我军有虽有黄河,突厥人?”窦建德微一皱眉,抚着浓须颇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宋正本朝着一旁的内史侍郎孔德绍使了个眼色,对方顿时心领神会地站起了身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莫非忘记了,我们可是擒下了那郯国的太子,宇文承基。”

    “突厥的始毕可汗之妻,是大隋的义城公主,义城公主与武皇帝的感情极好。

    昔日雁门之围时,正是义城公主出力,才使得雁门之围得解,武皇帝得以安然脱险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化及、宇文智及和宇文承基父子三人谋逆,害得武皇帝身殒江都。”

    “义城公主必定对此三人恨之入骨,可惜,大王之策,未能诱得宇文化及与宇文智及。但好歹,将宇文承基这位郯国太子诱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我们若以宇文承基,献予义城公主,请义城公主说动始毕可汗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孔德绍之言,窦建德深以为然地连连颔首。对啊……自己怎么把这个人质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众卿家言之有理,此事宜早不宜迟,宇文承基,就由孔卿你负责押往漠北之地,设法说动义城公主,劝说始毕可汗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草原上的突厥人,向来贪婪,只要诱之以利,当可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#####

    一日后,大夏国内史侍郎孔德绍奉大夏王窦建德之命,率领千余骑,押着那个倒霉的宇文承基,径直快马加鞭地朝着北疆而去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刻,两名身上穿着普通百姓衣物,不过背上负着硬弓,腰畔别着一柄精致的环首长刀的壮汉,终于看到了那雄伟壮丽的东都洛阳。

    下一刻,这两位糙汉子,不禁红了眼眶,哆嗦着嘴皮子,抱在了一起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一位本该是刮得青溜溜的脸皮,此刻已是满脸络腮胡子,另外一位则是脸上有道刀疤。

    这二位,正是昔日郯国太子宇文承基的心腹,一个是柴绍,一个是元文仲。

    这二位却没有在突围之后,继续留在郯国太子宇文承基的身边效命,而是在离城的当夜,就暗戳戳地与大队分道扬镳,溜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从这一点,足以证明这二位比较有脑子,毕竟,宇文化及叛军已然在镇抚军围城之后,就已经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翻盘的机会,那宇文承基逃离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他们要继续效忠这位穷途末路的郯国太子,而是借他之手,逃出郯城而已。

    (以下字数免费)感谢亲爱的书友们的订阅和投票支持,继续努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