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霍先生,婚姻无效! > 小说正文 296、您是爷,您说了算
    “在想什么这么出神?我站在你身边几分钟了,你都没有发现。”盛威到底是没有憋住,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秦菲菲侧过脸看他,确实是被他吓到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往边上挪了挪,留出位置让他坐下,“我在想怎么抱好你这条大腿。”

    这几:“新鲜劲已经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新厌旧?”盛威挑眉。

    秦菲菲噘起了嘴,“现在知道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盛威眯着眸子,将她搂得离他更近一些,近乎咬牙切齿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对什么你都可以三分钟热情,但对我……三辈子也不要散。”

    他的气息洒在耳边,一阵搔痒。

    微微偏头,离他远一些,笑道:“还三辈子呢。这人啊,只有今生,没有前世和下辈子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有,也不记得谁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三辈子,就是三辈子。”盛威的手在她的腰上轻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菲菲投降,“是是是,您是爷,您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盛威满意的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又逛了一会儿,找了个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刚坐下来,阿水接了个电话,脸色不太好的走到盛威身边,“大哥,老太太病了。”

    秦菲菲正翻着菜单,听到这句话,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盛威沉着脸,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秦菲菲大惊,都吐血了,很重要了啊。

    “那边,让你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盛威没动。

    秦菲菲放下菜单,劝着他,“你赶紧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盛威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她的孙子,现在她生病了,你理当去看她。”秦菲菲拍拍他的手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秦菲菲愣住,阿水也盯着他。

    明知道老太太不待见嫂子,怎么还让她一起去?

    这去了,不知道又得闹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。”秦菲菲摇摇头,“本来老太太就看我不顺眼,万一我这一去,把人给气得病加重了,那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那件事她是想当没有发生过,但她还是忘不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晚上做梦,也会梦到老太太面目狰狞的抓一把钻石往她嘴里塞。

    每每惊恐的醒过来,额头全是汗。

    她是不想再见那个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。”盛威想带她回盛家大宅。

    秦菲菲还是摇头,“不去了。以后,有机会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或许老太太在一起,就不可能让她进盛家的门。

    不过,她好像也并没有太想进盛家。

    或许现在这样,是最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阿水也觉得秦菲菲现在最好不要去,免得又引起了什么不好的纷争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的情况,她不去最好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回去看看吧。我在外面逛一下,就回家。”秦菲菲催促着他。

    “阿水,你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秦菲菲摆手,“阿水送你。我在这里,又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最终,秦菲菲再三劝着盛威,盛威才带着阿水离开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老太太的病有多么严重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,盛威这一次回盛家,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菲菲闲着没事,出了门。

    盛威给她准备了辆车,驾照也有,她开车在外面晃。

    买了很多小摆件,还有一些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都是一对一对的成套。

    看到了男装店,又去买了一套男装。

    上一次买的那套,还没有给盛威看过,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等他回来了,要拿给他试试。

    “菲菲。”

    秦菲菲听到有人叫她,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看到离她不远处,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正温柔的看着她,她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狄申瞧着女人那呆愣的样子,笑着走过去,“怎么,才多久不见,就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秦菲菲没缓过神来,“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出差。”狄申看她大包小包的,“这么有闲情?”

    秦菲菲看了一眼手上的袋子,“闲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时间,喝一杯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除了盛威和阿水几个人,能在这里看到熟人,她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找了处环境还算幽静的咖啡店,两个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秦菲菲有些不太敢直视狄申,毕竟当初她走的时候,根本都没有跟他吱会一声。

    当时她想着可能不会再遇上,至少没有这么快。

    哪知重逢的这么突然,完全没有任何准备。

    莫名的有些心虚,愧疚。

    “当初走的时候,不声不响,要不是我去公司找你,还不知道你早就不见人影了。”狄申看到她,神色依旧温和,但语气里还是暗藏着控诉。

    秦菲菲很尴尬,她干笑着,“走的有点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跟方总,你朋友都告知了,就没有我的份?”狄申故意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难堪,但就是想质问她。

    是不是在她心中,根本没有把他当朋友。

    连知道她去向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菲菲低下了头,抿了抿唇,“我……狄申,对不起。”这件事是她做的不对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是他出手拉了公司一把,不然……

    虽然那公司不是她的,但她还是很感激他的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知道当初他是因为她,才会伸把手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逗你而已,没有生气。反正,你得请我吃饭,不然这朋友,可就没得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请请,必须请。”这是没得说的。

    狄申笑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没有多深的交集,但异地遇熟人,就格外的觉得亲切。

    两个人聊了很多,狄申会跟她说方总的公司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方总不是不会经营生意,只是太过温和,毕竟佛系。不过这段时间,倒是拿下了几个大订单。

    她相信,生意人只要保持初心,努力向上,不说一夜会暴发,变得多富有,但细水长流,源远流长,也是另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是跟着那个男人来的吗?”狄申突然转变了话题。

    秦菲菲点了一下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,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盛威对她好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的情况,不是他对她好,就能万事大吉,顺风顺水了。

    盛家……太过复杂。

    盛老太太对她的态度,确实是她恐惧的。

    狄申见她眼神一直下垂,似乎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她能够不远千里抛下一切跟那个男人来到这里,说明她对他们的感情,是坚定不移的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男人,对她呢?

    是否也如她这般,愿意放下一切跟她厮守?

    “本来我是想追求你的。”狄申突然望着她,“不过,你心里有人。更何况现在,你跟他一起来到这里,我就更加知道我没戏。所以,我很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坦白,吓到了秦菲菲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把话说的这么直白,完全让她不知该怎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狄申停顿了一下,神色突然变得极为认真,“如果你过的不好,我会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秦菲菲喝着咖啡,躲避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,心头慌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不用想那么多,你只要过得好,我会大方的祝福你。”狄申温柔的目光里,很坦然。

    他今完了那些话,就没有再提了。

    吃了饭,狄申还有事先走了,秦菲菲也开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过多的去想狄申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想过有一:“我总不能真的什么也不做吧。这样下去,我会变成傻子的。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变得那么无能。”她是只要靠他就好,可万一哪一服力,毕竟已经发生过那样的事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那件事在前,所以他更加要护着她,不让任何有再伤害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留在身边,最保险。

    “可你的女人,又怎么能什么都不会?”

    “有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菲菲抿了抿唇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是铁了心的不让她出去工作的,他不准,她说什么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明,她是一只金丝雀,什么也不做,只做好他的女人,他的一切安排都很合理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真的把她当成他的女人,冠以他的名,他就不该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他会让她试着去学习怎么当好盛威女人,他会考虑到她以后能不能在盛家立足,会想着她怎么样才能够让盛老太太认可她……

    而不是,让她只做好一个他的女人,仅此一个角色。

    心里,隐隐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该认清的。

    只怪她把自己太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洗漱之后躺在床上,盛威的身体不好,又刚做了手术不久,医生说过不宜过度运动,他倒也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把她捞到怀里,抱着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心跳,秦菲菲没有办法睡得着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去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,在他心里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是否,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样的问题,她没有办法向他去证实。

    唯一能做的,不过是做好他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