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汉明 > 小说正文 第九百十一章 君可欺
    春和殿。

    一脸憔悴的朱慈烺,看着趴伏着的钱谦益,喝斥道:“年初至今,前后四百六十万两了吧?加上国库拨给的三百万两,近八百万两银子……你说说,朕就征召八万新军,怎须耗费如此多银子,这还不包括粮秣。”

    钱谦益“呯呯”磕头道:“臣有罪,臣有罪,臣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死不死的另说,你且讲讲,这银子花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话,有会稽郡王的粮饷标准在先,如今朝廷征召新兵,皆仿效北伐军的粮饷补给,由此单就饷银,就比往日高出了一倍。还有,士兵平日里吵着要顿顿有肉……这哪能办得到啊?没奈何,只能三,京畿周边确实也劳耕不足。

    朱慈烺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这时他的脸色慢慢好转,朕是在外流亡了三年之久,可他终究还是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他一再地效仿着他爹的勤勉、克俭,却不明白,其实皇帝是用不着这些的。

    一国皇帝,如果靠自己一人的勤勉、克俭,能让这利息,就说本金,也得不吃不喝三、四年才能还清。

    而新召大军,每中秦淮八艳之一柳如是的住所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柳如是也已经三十二岁,徐娘半老了。

    可说是徐娘半老,相比于钱谦益这老帮菜,那也是嫩豆芽一根。

    钱谦益如今就在此楼落脚,倒不是钱谦益如今穷得连宅邸都置办不起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钱谦益有得是银子。

    钱谦益在书桌前奋笔疾书,柳如是在边上红袖添香。

    此时,柳如是的丫环进来禀报,有客来访。

    来者叫黄大湛,兵部侍郎,是黄毓祺长子。

    这黄毓祺说起来有些来头,来也怪,之后周延儒在朝为官,果然庸懦贪鄙,最后因延误军机之罪,被崇祯勒令自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