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总裁宠妻套路深 > 小说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还是撒娇管用
    向柚柚之所以那么笃定的认为元成另有目的,而且肯定会跟外婆说出来,是因为她在萧家为穆丰接风的那次宴会上亲眼所见,元成就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心机深沉,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,他能错过得来不易的机会?向柚柚不相信。

    毕竟她非常明白的对元成表示过厌恶,所以他能进到向家来,全是因为外婆,可他这次能进来,下次就不一定还这么好运了,所以现在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都一个多小时了,竟还在扯闲篇,根本没提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向柚柚也疑惑了。

    难道元成这只狐狸改变套路了,打算放长线钓大鱼,所以这次压根没打算露尾巴?

    否则,完全解释不通啊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真以为能留下来吃午饭,所以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小姐,阿姨让把保镖赶出去了。”宁蕴趁着空挡,把这次上来的目的说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为了汇报这事而上楼的,却现在才有空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,外婆怎么这样。”听宁蕴说了这个消息,向柚柚很是郁闷。

    “阿姨看出来了,说保镖在屋里是为了看着元成,所以说什么都不许他们待了,非让我把他们赶到外面去。”宁蕴为难道,“而且阿姨好像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外婆在宁蕴的心目中,一直很温和的,极少对人说重话,可是今,阿姨就是一时没转过弯来,为这么个人咱们自己人生气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她是怕两个人会吵嘴。

    毕竟外婆显而易见的一直在袒护元成,如果向柚柚非要赶他走,外婆肯定急。

    外婆岁数大了,而向柚柚是个孕妇,这两个人,哪个都生不得气。

    何况这俩人是彼此最关心的,就算赢了对方,也未必真的高兴,白生了一场气,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是跟外婆生气。”向柚柚嘴里应着,让宁蕴放心。

    虽然外婆这事办的很让人生气,可是她当然不会去和外婆吵架了,孝顺孝顺,顺就是孝,不管老人家多么错,也只能顺着。

    所以向柚柚不敢也没打算跟外婆理论什么,她本来也想选择顺着外婆。

    但是又怕太顺着外婆,反而助长了元成的气焰。

    那个人狗皮膏药似的,送个水果都能厚着脸皮接连送好些什么,闲聊不定等他提出什么要求的时候,外婆真会去跟萧穆春说呢。

    她不想外婆被利用,也不想帮这种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杜绝后患,向柚柚准备去把元成赶走。

    当然,赶他走的前提是,还不能让外婆生气。

    否则就是不孝了,把外婆气着了,她的罪过就大了,向柚柚分得清什么更重要。

    只不过怎么能做到两全其美,她还没想好。

    车到山前必有路,她打算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向柚柚一出现,元成就自动闭上了嘴巴,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外婆看了她一眼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还在生她气似的。

    向柚柚心道,老太太可真拧,明明是自己做的不对,还这么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唉,可是谁让她是外婆呢,谁让自己不敢惹她呢,只能认了呗。

    山不过来,我过去,外婆不服输,她服软,总行了吧。

    向柚柚不以为然的走过来,紧挨着外婆坐下,然后伸手挎上她的胳膊,头往她肩上一靠,“外婆……”

    亲昵的样子就像刚才的不愉快从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外婆典型的吃软不吃硬,何况最疼这个宝贝外孙女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撒娇管用,向柚柚一对她撒娇,她就什么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”外婆伸手点点她的额头,“气生够了?”

    “谁生气了。”向柚柚看撒娇这招好使,继续发挥,“我怎么会生外婆您的气呢,您做什么自有您的道理,我才不气。”

    她都这么给台阶了,外婆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也不是说我做什么都是对的,不过,”她话锋一转,“小元真不像你们说的那样,人家也没做什么,你不该那么说人家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向柚柚心里的小火苗就又有复苏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婆还不忘帮元成说好话,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上次元成来送水果,她们没让进门的那次,虽然是外婆给他开的门,但是后来向柚柚问过外婆,外婆说她以为是来找萧穆春或向秋的客人,因为最近确实有客户来家找过向秋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才给开的门。

    这说明外婆那时候对这个元成根本也是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怎么一转眼,这么维护上了。

    后来元成虽然又来造访过,不过据宁蕴说,她根本没让进来,也不存在外婆后来跟元成攀谈过,今,“您批评的对,可能我们有点先入为主了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人就是无可奈何啊,只能心口不一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”见她态度有所转变,外婆马上道,“再说了,他不过就是往家送了几趟水果,有什么大不了的啊,人家也是好意,不领情也就算了,但是咱们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啊,多没礼貌啊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往家送几趟水果……

    如果这话不是从外婆嘴里说出来的,向柚柚觉得她肯定会有种想掀桌子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那叫送几趟水果吗?

    明明是死乞白赖的硬往这儿扔水果,不要都不行,非要缠着给送的那种,甩都甩不脱的膏药,还要领他的情?

    谁爱领谁领去吧。

    “何况,他还是你公公婆婆那边的亲戚,”外婆压低声音,“你这样做,不好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外婆,您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吧,”向柚柚也压低声音,“这人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,萧穆春他爸妈都认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如果是因为亲戚这一层,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总不能因为他跟萧家沾了点远亲,就惯他坏毛病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真是因为这个,向柚柚倒是觉得可以理解外婆刚才的举动了,肯定也是为了她考虑,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谁知外婆却摇摇头,“不全因为这个,其实我也是刚知道他跟萧家有亲戚的。”

    向柚柚下意识看了眼元成。

    这人果然心机深。

    趁着宁蕴上楼的功夫,就跟外婆透漏了这个。

    他说这个的目的再明显不过,既表明了他跟萧家有亲,使外婆对他更没有戒心,还反而会更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再说起萧家,说起萧氏集团的时候,就更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接着,谈到生意方面,到时候他只要随便编个借口,比如都是亲戚,跟萧家直接张口谈合作要订单不好意思之类的,说不定外婆傻傻的真就主动表示愿意帮他间接的说说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的最终目的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这些虽然都是向柚柚猜想的,但是她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不然元成跟外婆说他跟萧家有亲干什么。

    就他那远的隔着太平洋一样的关系,有说的必要吗?

    元成就在那儿杵着,向柚柚也不好问外婆到底怎么就一定觉得他是好人了,同时她也不好直接说元成就是坏人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没证据人家干什么坏事了,顶多是之前的行为比较招人烦,可是人家也长着嘴呢,她如果说难听的,不但会惹外婆不高兴,元成肯定也不会当没嘴的葫芦,他肯定会辩解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双方你一言,我一语的,再弄的跟辩论赛似的,实在是没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懒得跟元成废话,她烦透了这人。

    起初,向柚柚对元成的讨厌,是建立在他的名字跟袁澄的音相同,所以恨乌及乌吧,不过现在,她倒反而觉得这个元成好像比那个袁澄还让人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