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天才纨绔 > 小说正文 第2244章 阴谋的气息
    江枫心中的很多疑问,都是得到了解释,但并没有让江枫释然。

    毕竟,谁能料到,在新圣诞生的前夕,一股股势力,就是将新圣锁定了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而言,那还不曾诞生的新圣,已然是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这是从古至今,都从未有过的情况,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若只有一股势力盯着新圣也就罢了,却至少有着三股势力盯上了,据此江枫怎会不知,阻止新圣的诞生绝非道:“江兄,你别开玩笑,我怎会知道?除非我知道那新圣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江枫笑了笑,就又是问道:“关于新圣,不老一族可有怀疑的对象?”

    于是顾长青深深凝视江枫一眼,说道:“江兄,说实话,我几乎要怀疑,那新圣是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顾长青知道,即将诞生的新圣,绝不会是江枫,但江枫一路崛起的事迹太具传奇色彩,因此若是有人将江枫纳之为怀疑的对象的话,顾长青不会有任何的奇怪,反而是会认为,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毕竟,昆吾狱的那段经历,他自认对江枫有一定的了解,到头来却是发觉,他一点都不了解江枫。

    就譬如,一个区区二星宗门之内,为何会诞生出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那即将诞生的新圣,会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存在。”旋即顾长青一脸深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枫默默点头,也不多说,情知就算再怎么出人意料,也总会有迹可循,形势在急剧变化,每一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咧嘴,顾长青大声一笑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来见江枫,也是在卖给江枫一份人情,江枫不是不识好歹之人,此点无需说明,二者心中有数即可。

    送走了顾长青,江枫忽然对雪鸿城事件的背后推手,有了更为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紫府浮出水面,源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,有无名怒火。

    “尔等最好祈祷,不要让江某发现蛛丝马迹,否则,决不轻饶。”江枫说道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以江枫如今的心境而言,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江枫动怒,但此事很不寻常,无论是蓄意针对还是无意针对,江枫都不会放过那主事者。

    数分钟之后,江枫走进乾云城内一家颇为热闹的酒楼中,心念一动,神识释放横扫,施展搜魂术。

    十几息过后,江枫离去,很快又是走进第二家酒楼,在这里江枫如法炮制,直接搜魂。

    “刘公明!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左右,江枫搜魂上百修士,其中一人,引起了江枫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合体修士,叫刘公明,近段时间颇为活跃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江枫很满意,总算是有了收获。

    “前辈,饶命!”

    当江枫出现在刘公明面前的时候,刘公民脸色惨变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打量对方一眼,江枫似笑非笑。他什么都没做,对方就是如此的慌乱,不难看出,那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江某为何事而来?”江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……晚辈不知!”刘公明磕磕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?”

    江枫冷笑,无意在对方身上浪费时间,依旧是施展搜魂术,片刻过后,江枫脸色微显异样。

    “这么谨慎吗?”江枫低语。

    这刘公明的记忆,竟是呈现出无比混乱的形态,近乎支离破碎,这意味着,在他之前,有人对刘公明施展过搜魂术,震乱了刘公明的神识海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让江枫略感失望。

    刘公明的确是一条线索,但这条线索,却是被那背后推手,主动给掐断了,凌乱的记忆碎片无法修复,至少是不至于一无所获,但无法让江枫满意。

    “谨慎……狠辣……”江枫沉吟道。

    那背后推手显而易见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股类似于紫府的庞大势力,不然的话,不可能如此周全缜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杀我吗?”

    江枫很快就走了,刘公明目送江枫离去,错愕不已,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没想到江枫竟是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刘公明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,且这颗棋子,已经被丢弃,失去了利用价值,杀与不杀,都无区别。

    江枫没有出手杀刘公明,不过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江枫就是离开了乾云城,前往下一座人类城池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如何周全的安排,再如何缜密的算计,也总会留下马脚,不可能事无巨细,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江枫要在对方察觉端倪,停止制造舆论之前,加快行动的速度,否则的话,寻找线索的难度将会成倍递增。

    “曹崧!”

    两道,他很镇定,气定神闲,似乎早就知道江枫在做什么,也早就料到,江枫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来,江某是找对人了。”扫视对方一眼,江枫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江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江枫心思微动,听对方的意思,赫然是故意留下了一些尾巴,以方便他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这让江枫感到意外,隐约间,闻到了阴谋的气息!

    对方区区尊者,岂敢托大,这是找死,曹崧的状态很轻松,显而易见,是有所依仗,如若不然,早就噤若寒蝉,不知所言……